<menuitem id="rdtpj"></menuitem><i id="rdtpj"></i>
<ins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cite id="rdtpj"></cite><del id="rdtpj"><th id="rdtpj"></th></del><ins id="rdtpj"></ins>
<ins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cite id="rdtpj"></cite>
<cite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cite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del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del id="rdtpj"></del>
<del id="rdtpj"></del>
<cite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
<ins id="rdtpj"><noframes id="rdtpj"><ins id="rdtpj"></ins>
<ins id="rdtpj"></ins>
| 加入桌面 | 手機版 | 無圖版
高級搜索 標王直達
排名推廣
排名推廣
發布信息
發布信息
會員中心
會員中心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行業資訊 » 行業新聞 » 正文

南仁東離開后的FAST世界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07-24  來源:中國分析儀器網  瀏覽次數:1742
核心提示:記者從近日召開的貴州省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獲悉,被譽為“中國天眼”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(FAST)已發現43顆脈沖星。我國天文學家、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、FAST工程總工程師兼首席科學家南仁東和他的團隊,創造出了世界大靈敏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“天眼”,讓中國的天文科研水平持續世界20年。去年9月15日,南仁東因病逝世,享年72歲

  記者從近日召開的貴州省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獲悉,被譽為“中國天眼”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(FAST)已發現43顆脈沖星。

  我國著名天文學家、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、FAST工程總工程師兼首席科學家南仁東和他的團隊,創造出了世界最大最靈敏的單口徑射電望遠鏡“天眼”,讓中國的天文科研水平持續領先世界20年。去年9月15日,南仁東因病逝世,享年72歲。

  南仁東離開后,“天眼”怎么樣了?

  科技日報記者近日在“天眼”看到,南仁東總是“第一個爬上去”的6個支撐鐵塔,如今依舊佇立在那里,成為這里的精神標志。酷暑難耐,遠方眺望“天眼”的觀景臺,站滿了游客。

  這里打上“南老師”的烙印

  張蜀新每天都在用鏡頭記錄著FAST工程的點點滴滴。作為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射電天文研究部副主任、FAST工程副總經理,張蜀新曾與南仁東朝夕相處,現在大家使用的南仁東的照片,基本是他拍下的。

  張蜀新和他的同事依然在為FAST工程奔走。“遇到困難的時候,許多同事都會說,南老師當時是怎么說的,南老師當時是怎么考慮的。”張蜀新說,雖然南仁東離開了大家,但是他在這里已成為精神象征,遇到困難后大家總是想起南老師,然后想辦法去解決。

  大家忘不了南仁東,因為FAST的每一步都有他的影子。為了FAST工程,南仁東在這片土地跋山涉水、深山奔波12年,從選址、預研究、立項到可行性研究、初步設計到最后的編訂目標,事必躬親。他70歲高齡仍堅守工作第一線,以十年磨一劍的精神和毅力為建設世界一流水平的“中國天眼”望遠鏡不懈努力。

  中國科協與中國科學院去年9月25日聯合向廣大科技工作者發出倡議書,學習南仁東敢為人先、堅毅執著的科學精神。

  2009年,姜鵬畢業加入了FAST項目組,后來成為了南仁東的助理。現在,他已經成為“頂梁柱”。

  現在來FAST考察的人越來越多,姜鵬經常向來賓介紹FAST的情況。7月11日,在一次20多分鐘的情況介紹中,“南老師”的名字在他口中出現了不下10次。

  科技日報記者在這里發現,FAST已深深打上了“南老師”的烙印。

  要讓FAST成為一臺好用的望遠鏡

  大量的定標工作、高可靠性的設備、精準的時頻系統、電波環境的保護、自動化的控制系統、大數據存儲及后處理系統……如今,FAST工程進入到調試階段,還有許多繁瑣的工作要做。

  “望遠鏡的系統功能性整合就是個例子,參與望遠鏡建設的單位不下幾十家,每家企業做完自己的本地調試就算完成本職工作了。”姜鵬說,“其中饋源支撐控制系統就分為5個子系統,而要把這些零碎的各個分系統整合起來是相當繁重的工作。”調試團隊的孫京海和楊清亮在這個時候勇挑重擔,歷時4個月的艱苦奮戰,一行行代碼地修改,終于完成了饋源支撐控制系統的功能性整合。

  “以前只要看到南老師在,大家心里就有底氣。現在我們用南老師在日常工作中教給大家的科學精神、團隊精神去克服難題。”張蜀新說。

  張蜀新告訴記者,有一天他正在整理南仁東的圖片、視頻資料,一個小伙子進來了,看了一會照片,說:“我怎么覺得南老師沒走,只是去出差還沒回來……”

  出差,曾是南仁東最日常的工作。

  1994年到2005年的11年間,他經常出差來貴州,走遍了上百個窩凼,才為FAST找到一個“安家落戶”之所;為籌措資金,他經常出差去當“推銷員”,大會小會、中國外國,逢人就推銷中國的大望遠鏡項目;

  為了解決FAST建設過程中遇到的諸多難題,他又經常出差到各地……

  “南老師敢為人先、堅毅執著的科學精神一直在這里。”張蜀新說。

  每一次向來賓介紹情況,姜鵬都會將自己和團隊的心聲透露出來——

  不能忘記的初心:我們要做一臺好用的望遠鏡;

  未來美好的愿景:希望后來者們用好這個設備;

  必須接受的現實:我們也將是過去時……

  “期待明年的這個時候,它能成為一臺好用的望遠鏡。”姜鵬說,一部望遠鏡最大的衡量標準就是好用,這也是南老師一生的追求。

  專家點評

  南仁東雖已離開,但FAST依然有一塊屬于他的精神領地,共事的同事不時聊起他的往事,新來的同事不時追問他的故事,外界時刻關注他親手打造的“天眼”的最新進展。

  在科學的探索上,沒有平坦的大路可走,只有那些在崎嶇的小路上不畏艱險奮勇攀登的人,才有希望到達光輝的頂點。南仁東不同于常人,他幾十年初心不改,矢志不渝,為了心中的信念,甘心壓下身子,在深山老林克服重重困難,一步一步前行;南仁東又和常人無異,他靠雙腳為FAST選址,靠雙手去做試驗,用最“笨”的辦法,開創出了一片新天地。

  南仁東雖然離開了,但其敢為人先、堅毅執著的科學精神,在這里一直傳承著。每一天,FAST都很安靜,科研人員在這里仰望天空,默默地堅守,探知未知的奧秘。

  一個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,才有希望。我們將仰望天空、腳踏實地,沿著既定的路,一直走下去。(點評人:中科院國家天文臺FAST工程項目經理嚴峻)

 
 
[ 行業資訊搜索 ]  [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行業資訊
點擊排行
 
 
購物車(0)    站內信(0)     新對話(0)
關閉
天下釆票免费资料大全